身價120億,好友不超過10個:真正的痛苦不是嚎啕大哭,而是無人傾訴

企劃部宣 2018.11.07

 企業家,尤其是成功的企業家,光鮮的背后總是承受著更大的孤獨與寂寞,而且這樣的孤獨無法訴說。

 

正如獵豹移動CEO傅盛所言,創業者的孤獨絲毫不敢表現出來,“你告訴員工,員工會喪失斗志;你跟家人說,家人會勸你干脆別干了;你反映給投資人,投資人早嚇跑了。”

 

“一個人能承受多大的孤獨,就能成就多大的事”,這句話放在企業家身上再合適不過。

 

今天,和你分享3位企業家的孤獨時刻,他們離我們并不遙遠,甚至也是我們其中的一個。希望他們戰勝孤獨的經歷,能給你帶來力量。

 

 

1

 

身價過百億

但真正的好友不超過10個

 

 陌陌CEO唐巖:我比以前更孤獨了,只能靠自己硬熬 

 

 

在今年10月發布的《2018胡潤百富榜》中,陌陌CEO唐巖身價達到120億,陌陌的市值更是突破100億美金大關,創歷史新高。

 

錢再多,也買不走孤獨。這句話,放在唐巖身上再適合不過。

 

這個一手創立了中國最大陌生人交友APP的年輕富豪,曾多次坦言,自己真正的好朋友不超過10個。

 

卸下“年輕富豪”的光環,他對媒體說,“我有時候特別特別累,有時候情感也很脆弱。可是沒法釋放,你絕對聽不到任何一個人說‘唐巖在我這兒哭了’。我比以前更孤獨了,只能靠自己硬熬。”

 

一個整天笑嘻嘻的人,內心可能有著無數次的崩潰。而一個幾乎從不掉淚的人,內心一定是孤獨的。唐巖就是一個很少落淚的人,即使在陌陌上市時他也沒有。

 

2014年12月11日,陌陌在美國納斯達克掛牌上市,敲鐘現場,陌陌COO王力、聯合創始人李志威、合伙人雷小亮等人非常激動,甚至抱頭痛哭。前來祝賀的錘子科技創始人羅永浩等也替唐巖激動。

 

但是,那一天的唐巖沒有哭,甚至也沒有笑。事后,唐巖再回憶敲鐘當天,說道,“當時并非刻意忍住眼淚,可能就是沒心沒肺吧”。

 

讓唐巖掉眼淚的是他的小兒子——湯圓。不到兩歲的兒子去了美國后,唐巖在空蕩蕩的房間里和他視頻,說了什么他全然不記得,關掉對話框,他哭了,“不習慣。”

 

拋去資本、商業、頭銜,說到親情時,唐巖才發現在所有社交關系里,他都處于比較強勢的一方。與父母、與太太、與同事,他都沒有示弱的機會與可能。

 

“傾訴”這個動作在唐巖身上很少發生,“如果有個姐姐,可能還會跟她說說這個事。而現在,只能熬著,孤獨是沒辦法解決的,更不知道該跟誰傾訴。”

 

 

2

 

被“拿走”17億后

 

 前樂視影業CEO張昭:凌晨3點,煙灰缸里堆了60個煙頭 

 

 

2017年4月18日深夜11點,原樂視影業董事長兼CEO張昭,和其他兩人聚在一座三層小樓里。

 

就在幾個小時前,彼時還是樂視網董事長的賈躍亭,在這座三層小樓下待了很久。他想拿走樂視影業的最后一筆錢——3億,用以抵押樂視在某證券公司的債務缺口。

 

據報道,這3億是樂視影業賬面上最后一筆現金流,借出去,樂視影業下個月正常運轉都成問題。借或不借,都會讓一方陷入生死攸關的境地。

 

直到當天凌晨3點,張昭都沒有吃晚飯,將近60個煙蒂堆在面前的煙灰缸里,他不知道該跟誰傾訴。他既要考慮樂視影業,又不能置樂視網于不顧,更重要的是他手下還有上千名員工。

 

第二天,拖著疲憊身體來到辦公室的張昭,還是把錢“借給”了賈躍亭。“身不由己”是那時張昭真實的寫照。

 

當時,賈躍亭從樂視影業拿走的錢前后共計17億,巨大的資金缺口,公司陷入危局,包括張昭在內的全體員工都很焦慮。

 

資金緊張時,張昭的妻子,同時也是原樂視影業高級副總裁的黃紫燕,被張昭“逼著”去院線收賬。

 

當時到了對方公司,她坐著不肯走,放狠話:“不給錢我就死給你看。”兩千多萬,來來回回磨好多次,硬是把錢都要了回來。

 

這樣的“至暗時刻”不止一次發生在張昭和黃紫燕身上。

 

印象最深的是一個夜晚,凌晨3點,張昭給黃紫燕發信息:“出來陪我會。”黃紫燕找到張昭時,發現他在一聲不響地抽煙,腳邊堆了20多個煙頭。

 

“什么情況啊?”張昭半晌不說話,黃紫燕只好自己也點根煙,默默陪著。凌晨6點,天亮了,煙盒空了,夫婦倆拾起煙頭回了家。

 

后來,張昭回憶說,“從業20年,遇到的困難很多,但從來沒有這么棘手和艱難。那次涉及到太多人,銀行、股市、員工、合作者、股東、行業,這么多人......不確定性非常高。

 

“所有問題全部纏在一起,非常非常復雜。人碰到問題都希望躲,但是不躲更是一種力量。”

 

 

 

3

 

股價大跌20%,核心員工辭職

 

 獵豹移動CEO傅盛:創業的孤獨無人訴說,無法訴說 

 

 

獵豹移動董事長兼CEO傅盛是一個互聯網老兵,從2003年起,他先后在奇虎360、經緯中國、可牛影像等多家公司任職。因為喜歡跟創業者分享經驗,他被人們稱為“創業導師”。

 

學生可以向“導師”求教、訴苦,而“導師”卻極少有傾訴對象。

 

傅盛曾對媒體表示,“我最艱難的時刻有很多。比如2010年,我當時所在的可牛影像和金山合并時,團隊有一些老員工并不信任我。”

 

“當時外部與對手競爭激烈,內部團隊還沒有擰成一股繩。最孤獨的一次是,一位團隊核心骨干突然決定要離職。從當天晚上開始,我就開始胃疼。本來我的胃口很好,但這次疼到半夜,一直在想怎么才能把他勸住。

 

這樣的幾乎“崩潰”的情況,在傅盛的創業路上,不只出現一次。

 

2014年起,可牛影像和金山合并的新公司——獵豹移動一直保持高速增長。但到了2016年,獵豹股價突然大跌,被資本市場質疑,公司轉型也不順利。

 

在獵豹股價大跌20%的那天,傅盛的處境非常艱難,內心非常焦慮。但是,第二天就是股東大會,作為公司CEO,他必須扛下去,而且是“不動聲色”地扛下去。他不能,也不敢向股東和員工傳遞出一絲絲消極情緒。

 

那一夜,傅盛徹夜無眠。

 

后來,傅盛表示,“創業真的很孤獨,你會面臨很多困難,你不知道跟誰傾訴,甚至都不能表現出來。你告訴員工,員工會喪失斗志;你跟家人說,家人會勸你干脆別干了;你反映給投資人,投資人早嚇跑了。

 

但既然上路了,便只顧風雨兼程。“凡是殺不死我的,必使我更強大。”這是傅盛最喜歡的一句話。

 

笨人特码诗